您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热点

翟跃中

2021-07-22 11:28 来源: 简繁转换 打印内容 关闭网页
字号:T|T

个人简介:

翟跃中,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副主任医师、教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30余年,对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骨关节疾病、癌症等各种老年疑难病、常见病、多发病有潜心的研究和丰富的治疗经验,治愈率极高。

发表学术论文多篇,他是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会员,中国老年保健协会特聘专家,全国民间中医药治未病工程专家团专家,全民骨与关节健康促进行动专家团专家,现为济南立和中医院中医内科主任兼医疗业务院长。

倡导从阳气入手,调整阴阳平衡,攻克中老年慢性病、多发病、疑难病。中医理论基础扎实,临床治疗经验丰富。治病注重整体调理,坚持“辨证论治”。对于心脑血管疾病(头疼、眩晕、耳鸣耳聋、眼花近视、白内障、脑梗偏瘫、高血压、失眠多梦、冠心病、心律失常、心梗、房颤)、糖尿病、痛风、骨关节疾病(颈肩腰腿疼、腰椎间盘突出、风湿类风湿疾病、股骨头杯死)、呼吸道疾病(鼻炎、肺炎、哮喘、肺心病)、皮肤病(牛皮癫、湿疹、带状疱疹等)、消化系统疾病(胃肠炎、胃溃疡、各种结石、痔疮、肥胖、脸垂)、妇科男科疾病(乳腺增生下垂、子宫肌瘤、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夜尿频多)癌症等疾病的治疗,采取内服中药,外用针灸等综合治疗方法,取得很好的疗效,有极高的治愈率。

 

 

病例案例:

大姐70多岁,腿疼5年了,这次又来找我看病,叙述上次给她治疗的结果,两剂药治愈了。

 

90多岁的老太太,6付药消除了她的50年胃病症状。

 

大哥68岁,是几十年的胃病和8年的高血压,2剂药血压降至正常,胃病也缓解了很多,走路也有力了。

 

送锦旗的几个老人家,也是很快临床治愈的。按营销思路的话,这几个治疗效果太快,卖的药太少,诊所经济收入少,这该如何是好啊?当然也有的较难治的一个便秘+乙状结肠部位疼痛的在我这里坚持服药一个多月的治愈的。还记前几年治疗一个胰腺癌的病人,针灸,吃药,排瘀等等方法,2个多月临床治愈了,这是一个治疗过程相对时间长的。当然要说起治疗效果为什么这么快,除了以上的治疗以外,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一个我经过临床几十年,自己学习古人及现代各大家医生之长总结出来的一种精准的把脉帮助了我,在诊断疾病方面的精准有关,病人在脏腑经络的病情的,阴阳虚实表里寒热(八纲辩证)诊断的清晰,针灸、用药、排瘀等方面都精准有关。

 

自拟五行解毒汤加减治疗高血压、糖尿病。治验。

 

黄连10-30g  黄芩10-30g  黄柏10-30g  苦参10-30g  胆草 6-15g 生薏米30-45g 连翘 10-30g 皂刺30-60g  菊花 10-30g   鬼针草30g  川牛膝30g。

 

眩晕(高血压)、消渴症(糖尿病)

患者:熊春英,女,58岁,济南平阴玫瑰镇生人,常年家中务农,无外出史,电话1875416****。

患者10年前在当地医院确诊为“高血压病”“糖尿病”口服基本药物治疗,半月前视物模糊如雾,眩晕,测得血压190/110,遂去山东千佛山医院住院治疗,口服西药,静脉点滴等治疗,治疗效果欠佳,为求进一步治疗于2019年3月18日来我处就诊,患者自感体沉重、面肿胀、喜凉食、纳可、神志清,精神抑郁,睡眠可,大便每日1-2次(正常),夜小便1-2次,舌质:淡红肥,大有紫脉,苔薄少,舌尖边红刺,发育正常,体重正常。

脉象:右脉:寸寻热沉大微数溢,关寻微沉中弦紧,尺沉大紧,

左脉:寸寻沉中大,关寻沉中大紧,尺沉中细紧。

中医辩证:五脏湿热,血热瘀滞,真实假虚证。

治则:凉血通络祛瘀,泻火解毒除湿。

口服中药方剂如下(五行解毒汤)加减:

连翘15g  黄连15g  胆草10g  黄柏20g黄芩20g  苦参20g  皂刺45g  决明子15g  生薏米50g  茯神30g  葶苈子30g  川牛膝30g  鬼针草30g  菊花15g  通心草10g  萹蓄15g  萆薢15g  瞿麦15g  甘草6g  大黄10g   3剂  水煎服   日一剂服4次  晚7、晨6上午饭后半小时、下午3点各服一次。

拔罐刺血排瘀疗法:背部心肝脾肺肾腧穴排瘀。治疗后顺感体轻。

2019年3月22日患者复诊,自述服药后身体轻松、面肿胀消失。纳可、睡眠可、血压平均180/95、大便日2-3次,夜小便无。

脉象:右脉:寸寻沉大紧,关寻微沉中大紧,尺沉紧,

左脉:寸寻沉大紧,关沉中细紧,尺沉中紧。

舌象:舌质:淡红微暗有齿痕,苔:薄白少。

给予更改中药方剂(五行解毒汤)加减:

连翘15g  黄连15g  胆草10g  黄柏20g黄芩20g  苦参20g  皂刺60g  决明子15g  生薏米50g  茯神30g  葶苈子30g  川牛膝30g  鬼针草30g  桃仁10g  菊花15g  通心草10g  萹蓄15g  萆薢15g  瞿麦15g  甘草6g  大黄10g   7剂  水煎服   日一剂服4次  晚7、晨6上午饭后半小时、下午3点各服一次。

针灸治疗:脐针,坎、艮、乾、离、曲骨三针。

2019年4月1日患者第2次复诊,患者自述身轻,回家后自行测得血压156/85,近2日无原故出现心烦、急躁,神志可、精神差、纳可、睡眠差,大便2日1次,夜小便1次。

脉象:右脉:寸寻沉大紧缓平,关寻中大,尺沉紧,

左脉:寸寻沉中大紧,关寻中细软弦,尺沉中弦。

舌象:舌质:淡青、微大,苔:薄白少、舌中薄黄。

今日在次更改方剂(五行泻解毒火汤+四逆汤)加减:

黄连6g  栀子10g  淡豆豉15g  郁金10g  连翘15  合欢花30  决明子15g  菊花15g  胆草6g  柴胡10g  皂刺60g  鬼针草30g  通草10g  萹蓄15g  金樱子15g  瞿麦15g  萆薢15g 黄芩10g  生薏米30g  川牛膝30g  生白术30g  败酱草15g  附子30g  干姜30g  炙甘草30g  麻黄10g  蝉衣6g  生姜30g  大枣10枚  大黄10g  桃仁10g  黄柏15g    7剂  水煎服  日一剂  服四次 晚7、晨6上午饭后半小时、下午3点各服一次。

2019年4月13日患者第3次来我处复诊,患者自述因家庭琐事心情烦闷,服药期间病情明显好转,自行停药5天后烦闷加剧,神志可、精神可、纳可、大便2日一次,夜小便1次,睡眠交前期还转,但伴有小腹沉胀感。

脉象:右脉:寸寻沉中细微至缓,关寻中,尺沉中紧,

左脉:寸寻沉中细,关寻中细软,尺寻沉中濡。

舌象:舌质:淡红、微青,舌边:暗,有小刺,微大沉有齿痕,苔:薄白、舌中后微厚黄。

今日来诊中药方继上方加减服用3剂。

2019年4月16日患者第4次来我处复诊,身轻自如,视物恢复正常、眩晕症状明显消失,神志可、精神可、纳可、睡眠可、二便正常,脉已平稳许多。

今日在次更改方剂(五行泻解毒火汤+四逆汤)加减:

太子参10g  麦冬15g  五味子15g  桂枝30  连翘15g  合欢皮30  皂刺30g  鬼针草30g  通草15g  萹蓄15g  金樱子15g  菊花15g  决明子15g  黄柏15g  炙黄芪45g  生白术30g  川牛膝30g  防己10g  附子30g  干姜30g  炙甘草30g  升麻10g  生大黄15g  生姜15g  大枣10枚  4剂  水煎服  日一剂  服四次 服法同前。

针灸治疗:脐针,坎、艮、乾、离、曲骨三针。

2019年4月17日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遂症加减针刺(留针)。

针灸治疗:脐针,坎、艮、乾、离、曲骨三针。

2019年4月18日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遂症加减针刺(留针)。

针灸治疗:脐针,坎、艮、乾、离、曲骨三针。

2019年4月20日患者第5次来我处复诊,眩晕、体无力症状好转。神志可、精神可、纳可、睡可有梦、大便正常,夜小便1次。

脉象:右脉:寸寻沉中大紧微数,关寻沉紧,尺沉伏大紧,

左脉:寸寻沉大,关沉中大紧,尺沉中大。

舌象:舌质:淡暗、微青、微肥大、有齿痕、舌尖红刺,苔:薄黄中后微厚黄。

今日在次更改方剂(五行泻解毒火汤+四逆汤)加减:

黄连20g  黄芩20g  黄柏20  苦参20g  龙胆草10g  生薏米50g  野菊花15g  川牛膝30g  桃仁10g  郁金10g  葶苈子30g  茯神30g  泽泻30g  竹叶10g  麻黄10g  附子30g  干姜30g  炙甘草30g  大黄30g  合欢花30g  7剂  水煎服  日一剂  服四次 晚7、晨6上午饭后半小时、下午3点各服一次。

针刺疗法: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遂症加减针刺(留针)。

2019年6月22日患者通过治疗后可正常生活,近1周来又出现眩晕、视物模糊现象,血压,血糖都以在正常范围之内。神志可、精神可、纳可、睡眠时好时差,大便正常,夜小便0-1次,未诉其他不适。

脉象:右脉:寸寻中弦缓,关寻中大,尺沉中大,

左脉:寸寻中弦,关寻中大,尺沉中弦。

舌象:舌质:暗、微青、肥大,苔:白厚。

今日在次更改方剂(五行泻解毒火汤+四逆汤)加减:

黄连15g  黄芩10g  龙胆草10g  生薏米45g  黄柏20g  苦参15g  粉葛根45g  菊花10g  茯神30g  葶苈子30g  泽泻30g  竹叶10g  合欢花30g  附子15g  干姜15g  炙甘草15g  怀牛膝30g  桃仁10g  当归10g  红花10g  郁金10g  7剂  水煎服  日一剂  服四次 晚7、晨6上午饭后半小时、下午3点各服一次。

 

患者服药至今未复发。正常劳作生活。

 

眩晕(高血压)

患者孙某某,男性,89岁,住址:大连二大医院。职务:党委书记。

患者自述头部发胀,胸闷不舒,头身沉重。

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头部发胀,胸闷不舒,头身沉重,无力。曾在当地大连二大医院就诊确诊为“高血压病”口服颉沙坦,硝苯地平缓释片等西药治疗。初服有效、后逐渐无效。2018年8月份患者头部发胀,胸闷不舒,头身沉重加重,遂来我处就诊,测得血压为220/100,神志可、精神可、饮食可、睡眠,无家族遗传史,发育正常。

脉:六脉浮大有力。

舌:肥大,舌中凸起,苔:厚微黄。

给予口服中药(五行解毒汤)加减治疗。

背部五脏等腧穴排瘀疗法(多次)。

针刺疗法(留针)。

经过数月治疗,患者头部发胀、胸闷不舒、头身沉重明显好转,血压降至几乎正常,收缩压140-150之间,舒张压80-90之间,患者病情稳定。停止治疗。

  • 编辑:曾别离

福州综合

图片报道

生活综合

科技综合